机构研报

他山之石·海外精译系列第113期:抑制价格上涨的去通货膨胀因素逐渐消退

报告日期:2017-09-10

(1)全球化和离岸外包对通货膨胀的边际影响在减弱,最适合外包的产品已经大部分都实现了离岸外包,我们已经收获了外包的大部分好处,进一步的提升空间不多;(2)通常来说,生产率的顺周期上升会减缓工资上涨的影响,从而降低通胀对盈利能力的冲击,但在本轮周期生产率的快速回升不太可能发生,原因包括科技股热潮以来的资本支出减少、经过多年的成本削减后经营杠杆效应耗尽以及创新集中在劳动力不太密集的行业。

(1)由于实际经济增长前景堪忧,政府可能将被迫采取财政政策和货币贬值相结合的措施来加快名义经济增长并提振总需求。这意味着政府将越发依赖再通胀来降低负债。历史上的高通胀时期通常伴随着战争和债务高筑,而货币贬值通常作为传导机制,1970年代是一个例外;(2)民粹主义兴起意味着政府政策将导向更强调经济增长和收入再分配,而这些政策的代价则是更大的财政失衡、更高的通货膨胀和贸易保护加重,进一步抬高通胀;(3)周期性因素包括企业盈利的增长、商业信心和资本支出的上升、劳动力市场的紧缩和大宗商品市场的产能合理化。

(1)通货膨胀包括资产价格大幅升值,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经济周期的主要特征一直是资产价格通胀而不是CPI上涨;(2)没有任何一个单一资产是最优的防通胀资产,投资者需要根据各个资产对通胀的敏感度以及创造超额回报的特性构建一只多资产组合;(3)一般而言,原材料和贵金属对意外通胀最敏感,但他们经风险调整的回报最低;能源和金属股票防通胀通常十分有效,且能提供颇为可观的经风险调整的回报,但这一策略相对于股票的贝塔非常高,并且回撤风险很大;防通胀证券的防通胀效果良好,但超额回报一般,且无法为大的投资组合提供充分的保护;(4)货币是介入实际利率的一种分散投资路径,可以限定再投资风险。防通胀一般需要做空实际利率相对下降的货币;(5)其它防通胀策略包括:做空劳动力密集型公司和盈利能力恶化的公司以及CPI掉期。

研究员:王鹏 所属机构:川财证券